{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父亲的相亲“内幕”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16 00:07:50  

  1

  在我16岁时,母亲因病离世,父亲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把我和弟弟拉扯大。如今,我们姐弟俩均已长大成人,弟弟远在上海,而我身在北京,因为工作,回家的次数少之又少。

  父亲便一直一个人孤独地守着家。

  2012年夏,我怀孕了,休假在家,老公工作忙无力照顾我,考虑再三,我决定回老家待产,顺便可以陪陪父亲。

  回老家后的一天,散步回来的我遇到了隔壁的大娘,闲聊中我得知:在我高考那年,有人给我爸介绍了一个老伴,据说是做保姆的,两人什么都谈妥了,女方都已经到我家门口了,我爸突然怕这件事影响我和弟弟复习,硬是把人给打发走了!

  我听后眼圈发红,忽然想起,父亲曾经不经意地说起过,算命先生说他还有后半生的姻缘。在跟弟弟商量后,我们决定给独守空房二十多年的父亲找个老伴!

  2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老年人的相亲,远没有年轻人浪漫,为父亲寻找老伴,也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容易。

  第一位相亲对象是姑姑的朋友,丈夫死的早,儿女不孝,所以想改嫁。我觉得条件合适,就和姑姑说好,约在镇上的一家餐厅见面。

  为了表示重视,我精心给父亲准备了一番,从头到脚焕然一新,还硬拽着他去做了个头发。姑姑见到父亲时,笑着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事一准儿能成!”

  我们坐在餐厅里等了很久,服务员都不耐烦了,拿着菜单连问了好几遍。我的心情由最初的兴奋,到心烦气躁,父亲的情绪也有些低落。

  将近中午,女方才姗姗来迟。

  女人大概50多岁,很文静,身上没有华丽的装饰,倒像是能过日子的人,我烦躁的心稍稍平静了点。

  “阿姨好。”我殷勤地给她倒水,可她,只是用淡漠的眼神看了看我,连句话也没说。陪她来的女人连忙介绍说,这是她的姐姐。

  菜上来后,木讷的父亲只顾着把菜往对面推,却一句话也不会说。姑姑见这情景,忙热络地介绍我家情况,也请女方说了她那边的情况。

  我在夹菜的间隙几次抬头看那女人,在她淡漠的脸上我看不出她是否中意父亲,而她那个妹妹只顾吃!

  酒足饭饱后,她的妹妹才用餐巾纸抹着嘴,悠悠地说:“既然双方没有意见,那么为了以后我姐姐的幸福,我有几个条件。”

  重点来了,我放下筷子,端起水杯,听她一字一句地说:“首先,为了防止年老后,无人赡养的问题,要给我姐姐交一份大额保险。”

  “咳,咳咳……”我被这话惊得猛呛了一口水,心想我爸还没入保险呢!

  她看看我:“第二,必须登记,家中的财产要有我姐姐一份。”

  我干脆放下了水杯!

  “第三,必须明媒正娶,风风光光地操办婚事。第四,要求儿子儿媳回来见礼。”

  我当场气急:“阿姨,我弟弟还没有结婚呢,你为什么不早点入一份保险呢?那样就不用改嫁了,有养老保障了还用什么嫁人!”

  结局当然是不欢而散,女方说,我爸看着很靠谱,我这个女儿太厉害。

  我对着天空翻了一个白眼,她动机不纯,还怪我喽?

  看着父有点落寞的神清,我在心里发誓,一定要给他找个更好的。

  3

  那年冬天,我们住的那个小区异常热闹。主人公是老公的远方表姨,

  表姨早年丧夫,养有两儿一女,辛辛苦苦熬到两个儿子都结婚生子,以为终于苦尽甘来,谁知苦难才刚刚开始。

  儿媳们为了表姨那点家产争得脸红脖子粗,顺带将所有矛头都指向了她。一个寒夜里,小儿媳将老人的被子扔到了街上,闹得满城风雨。

  我套婆婆的话:“妈,让表姨改嫁不好吗?”

  聪明的婆婆一眼看穿了我:“要是别人,我肯定说行,但是,你爸爸找她不行!”

  “为什么?她儿子不孝顺,去我家不是很好吗?没有家人羁绊,我和我弟都会善待他们。”

  “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别的暂且不说,就冲她有糖尿病这一点,我就不同意,她要是瘫痪了,还不得麻烦你们。”婆婆解释道。

  我仔细想想,也是,老年人再婚,对方健康是第一位的。

  4

  见到这位叶阿姨,是在我孩子满周岁的时候。那时,我弟正处在与女友谈婚论嫁的节骨眼上,我则在镇上一家商贸公司做财务,工作忙得很。

  一天,爸爸突然打来电话,说邻居大娘介绍了一个同市不同县的老太太,跟他年龄相仿,55岁,现在就在我们家,让我回去一趟。想到事关父亲下半辈子的幸福,我立马请了假回家。

  一进家门,就看到我家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身体笔直,声音洪亮,旁边坐着她三十岁左右的外甥女。

  据她的外甥女介绍,她多年前离异,为了儿子和两个老人还同住在一所房子里,但是,同房不同屋。原指望儿子结婚后能够接走她,谁知,儿媳嫌弃,这才决定改嫁。

  叶阿姨也不矫情:“丫头,我要不是万不得已,这么大岁数也不想被人戳脊梁骨。我不图钱不图利,就希望找个老伴,平平妥妥地过完后半生。”

  我听着心酸,我也是女人,也是孩子的母亲,自然理解这其中的不易。

  “阿姨,你过来吧。我和我弟常年都不在家,不会打扰你们,现在我爸还能挣钱,真挣不了,我们也会给你们钱花的!”

  “既然,你没有意见,那我只有一个条件,我要和你爸登记,我要名正言顺的嫁过来。”

  我犹豫了一下,这么大岁数了,登不登记有什么用吗?从感情上讲,我觉得这是对我死去母亲的不敬,但是看看在旁边垂头的父亲,我咬咬牙,心一横:“阿姨,我同意,那你们什么时候登记啊?”

  “我想见见你弟弟,家里的事情儿子必须知道。”

  “那倒不必了,家里的事情我做主,我弟弟还小,也不懂。”

  &l(口述实录,WWW.027XO.COM)dquo;不是那么说的,你再怎么说也是嫁出去的人了。”

  “阿姨,以后你们老了,养你们的人是我,我弟回不来的。”

  无论我说什么,叶阿姨就是要求一定要见我弟弟才肯登记,而我弟正在为买房结婚的事烦心,我不想给他添乱,这事就这么搁置了。几天后,叶阿姨估计是在原来的家呆不下去了,也就搬到了父亲这边,没有真的去登记。

  父亲很高兴,白天出门干活的时候,他偷偷地给我打电话说:“老太太做饭很好吃,人也勤快。”

  我替他高兴:“老爸,给人家点钱,去商场买身喜欢的衣服。”

  父亲痛快地答应了。后来,听父亲说,他们两个转了一天的商场,衣服没怎么买,锅碗瓢盆倒是买了不少。

  我本以为父亲终于觅得了后半生的伴侣,却听我婆婆说,这位叶阿姨的身体情况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好,我刚刚安定的心又悬了起来。

 
  • 下一篇:
  • 上一篇: 1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