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环保 » 正文

朋友年轻时的情感故事,爱上你是我7年烟瘾的开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7:08:28  

你见过童木吗

你见过童木吗?如果没有的话那就太遗憾了。任何人嘴里所称道过的美丽,都不及汪城第一次遇见其那天的风和日丽,当然,我指的美的肯定不是风景。

2008年,那是个热闹的奥运年,因为酷爱看球赛的缘故,经常溜出教室在小卖部老板哪里讨个位置看。一场球赛常常要两三个小时才能交代,所以到点再溜回寝室的时候大部分都在10点过了。重庆的夏天那是要了命的热,白天是高烧模式,换成半夜怎么也得是低烧程度。不到五百米的路程,才离开空调房一会就已汗流夹背,趁着这个点没人,汪城就脱去了上衣,图个凉快。熄灯后,月亮就成了这块土地里唯一的发光体,它把两面的树全都拓了一遍,歪斜着摆着地上,一路上与他的影子重重合合。

迎面走来一个步子有点趔趄的姑娘没看清道,就撞汪城身上了。汪城站的很稳,左手扶起要吃一跤的姑娘,右手隔开胸膛与她的头,没好意思让人家蹭一身汗。刚收手就急忙转身把上衣穿好,可能是怕气氛尴尬吧,那姑娘丢下一句不好意思,谢谢就径直离开了。

 

那晚,汪城可一宿没睡,他似乎看到了比球赛还要有生活奔头的事。柔和的月光晕上她的脸,叫汪城一眼过后再难忘。

 

“阿姨你好,给我来份鱼香肉丝喝肉末茄子,饭少打,我怕吃不完浪费。”

汪城一听这声音不就是昨晚撞他怀里的那个。这下还得了,两手一拨夹身一前探,食堂插队这事早就轻车熟路了。大大方方的掏出自己的饭卡,刷了她的那份。她打量了一下汪城,没两秒就认出是昨天那个光膀子溜弯的人。想说什么,却被后面的同学挤开了饭点。

在汪城快要结束这次愉快的用餐时,一只手里攥着15元的钞票放在他面前“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帮我买单,有意也好,无意也好,钱还你,还有昨天晚上谢谢你没让我摔跤。”

单方面陷入爱河的他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急的满头大汗,连傻笑也显得格外尴尬。待女孩转身要走的时候他才记得开口问她的名字。

 

“我叫童木……”

 

汪城傻傻的在嘴里反复念叨几次她的名字,像怕有人可以从他口里剥夺这两字的权利似的,大热天里,把汤晾凉了还没回过神。接下来的半年里,汪城就把平日里打工余下的钱和满心的心思全花在童木身上。当每一次满满一大袋的零食从童木手里提回汪城宿舍时,就全便宜了那群舍友。每退一次汪城就拿笔记上退回来的零食,小半年已有多达800多种零食入了黑名单,然后不死心的他再请教班里的恋爱老油条,借鉴经验。还是无功而返。时间一转就到了大冬天。

12月1号,童木的19岁生日,汪城一大早就出了校,鼓捣着小礼物和一份蛋糕。从中午十二点就守着了。那天不巧的是童木和她的闺蜜也去外面庆生去了,知道快深夜快十一点才回来。腿蹲麻的汪城见离十二点没剩多少时间,没等童木走近就揭了蛋糕,站不起来索就坐地上了,插上十九根蜡烛。然后点火,可是大冬天风大,点半天没点齐。陪在童木一旁的闺蜜就打趣到“哟,瞧这打火姿势,我赌他连烟都没抽过。”被这么一说,汪城心更急更是点不着。童木弯下腰接过打火机,左手挡风口,右手点火,没多大一会就全点上了。汪城起身,把礼物塞进童木兜里,就示意着童木许愿。

“愿我许过了,蛋糕之前我也吃过了,礼物我今天收下了,谢谢你,以后就别再乱花钱,大家都是半工半读,都不容易。”童木从兜里掏出一盒烟,点上一支抽起,也递了一根给汪城。汪城鬼使神差的接下,塞进嘴里,打上火,猛吸一口往肚子里咽,呛的眼泪都快出来。童木摇摇头,嘴角向右扬着笑了一下,说了句晚安就进了宿舍大楼…………

那是汪城七年烟龄的开始,却不是这段故事的最后的结局。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