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加盟 » 正文

本意捉奸却撞见男友与他前妻偷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7:43:15  

遭遇有妇之夫"疯狂"追求

我毕业后回老家母校教了一年书,终于抵挡不了外面世界的诱惑,急燎燎地上船跳水投奔同学去了海口,不到一个月就找到一份行政秘书的工作。因为我唱功到家,在一次行业系统才艺比拼中一鸣惊人。

岩在那次才艺比拼中死死盯住了我。他是系统内另外一间公司的参赛选手,比我大6岁,一个有妇之夫。寡言少语,模样算不上帅气但绝不难看。比赛过后,我彻底忘记了他,可岩却把对我的爱慕直接传递到我身边。

他开始在我眼前晃荡,频繁出现在我的办公室,而且每一次都是公干。起初我觉得那是工作,就没往心里去,久了,领导同事们开始用异样的眼神看待我和岩。我觉得太尴尬了,找了个机会和他长谈,明确告诉他:"你有家室,我不可能做第三者。我把名节看得很重,请顾及我的感受!"岩足足盯我看了10秒钟,掉头走了。

半个月,岩像蒸发了似的再没有出现在我的办公室,我有种如释重负之感。可天有难测风云,海口临县普降大雨,市里组织大批年轻人去支援抗洪,我们系统的年轻人无一列外地发配该县抢险。我是只"旱鸭",在夜晚排查时不慎落入水中,左踝骨撞到石头上导致骨折。我被紧急送回海口,岩就这样又像死魂灵一样回到我的身边。

他和一个女孩照顾我。住院期间,从岩有意无意地言语里知道了他的一些婚姻状况。岩是个渔村长大的孩子,大学毕业后想到深圳发展,他父母坚决不同意,为了捆住他手脚,在当地给他物色了个对象仓促成了家。他的老婆黎是流水线上的工人,每天下了班累个贼死,回到家就是睡觉。后来黎有了孩子,家务缠身,根本无暇打扮,看起来十分老土。私下里岩的同事们都说:岩和他老婆的差距太大了。

住了一个多月,我的脚已经好得差不多,终于出院了,怀着对岩的感激,临走我轻描淡写地对他说:"有空欢迎到我办公室坐坐。"此时岩越发大胆起来,同事们都心照不宣,只要他一到,马上开溜。我不好发作,心里紧张得要命。于是,约好谈一次,那天晚上,就在单位前面的一家饭庄里,我点了一桌菜,感谢他对我的照顾,但也再次申明:"我不可能和你有朋友之外的情感,你是个有家室的人。"话音刚落,他拿起桌上的高脚杯捏了个粉碎,手顿时鲜血直流,并质问我:"为什么不给我爱的权利?我是真心的。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去做。我会离婚,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有名分的婚姻。"我惊呆了!岩说完气冲冲地扔下我消失在夜色中。

为了我他变得"一无所有"

岩开始和他老婆分居,黎铁定我就是他们婚姻里可耻的第三者。跑到我单位大闹,了解原委的同事私下里劝说黎,要她管住自己的老公,用真心换回老公的心。岩铁定要离,对老婆一哭二闹三自杀的行为熟视无睹。黎痛苦万分,只好用经济来制裁老公,黎开价100万,两个孩子归他,答应这两个条件才肯放他自由,岩当即点头同意。岩除了拥有七尺躯壳和债台高筑外,真的一无所有了。

岩成了流浪汉。拿到离婚证那天晚上,他敲开了我单位宿舍的门,憔悴不堪的他满眼是泪哽咽着对我说:"落到如此田地,但我不后悔,因为我有你。如果你这里容不下我,我真的只有走天涯了。"我被感动了,接受了这个身无分文还拖着两个油桶说要给我全部爱情的男人。

紧接着我们租房,给孩子联系学校,忙得忽略了家人,母亲电话挂到我办公室说我是不是谈恋爱了。我一时呛住。心想,如果母亲知道我正和一个离了婚、还有两个孩子的男人纠缠不清会怎样呢?我赶紧搪塞说,最近忙工作,过一段就好了。我和父母虽不在一个城市,但这样下去总会被发现。没多久,父母哥哥嫂嫂全都知道了真相。我在家一直很受宠,家人对我的期望也很高,他们听到了一些负面的消息,说我硬从人家手里抢走别人的老公。母亲因此气病,父亲也放下狠话,你要这样一意孤行,我搁不下这老脸,有我无他!在亲人和恋人之间,我不愿意选择,嫂子临走时对我说:父亲是在气头上,我会帮你疏通,一段时间后就会原谅你,婚姻是需要祝福的。好好珍惜,全心全意不留余地,才能赢得男人。我和嫂子抱头痛哭。

七年爱恋在他旧情复燃中决堤

日子一天天过着,孩子原本无人过问的学习经过我的指导,有很大的提升。岩常在我面前饶舌:其实在这场"战役"中,直接受益的并不是我,而是两孩子。虽然苦点,看到两兄妹对我尊敬有加,我心里还是很高兴很满足。

孩子的母亲黎对我一直怀恨在心,离了婚仍不忘记每天给岩发短信。岩好像有所触动。开始找借口出去,有一次看岩上厕所,手机用的静音,刚好一则短信进来,我拿起来一看是黎发给他的:"老公!我好闷,过来陪陪我。"我拿着手机质问岩:"我们那么辛苦才在一起,为什么现在还要和黎鬼混!"岩有点理亏,低头嘀咕:人非草木,说能忘就能忘记的么?

岩单位一个女同事告诉我:岩最近在赌博,陪在左右的人是他前妻,赚了是他自己的,陪了前妻买单。我们过得很紧巴,还要支付两个孩子的上学生活费用,我没想到他还有时间去赌博。岩面对我的质疑,也火了起来: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不就是想投机一把赚几个小钱吗?黎的短信也越来越频繁,只要一有短信,他马上跑阳台或直接出门,每天都是深夜才回或通宵不回。我们的争吵也在升级,我感觉自己的末日来临。

祸不单行,我怀孕了,而且有先兆流产迹象。留着?还是手术结束妊娠?我把这个事情告诉岩,他却说:两个孩子已经乌烟瘴气了,还生干吗?养不活呀!我当时气得摔过去给了他一巴掌。岩再也没回来。我只好把这事向嫂嫂和盘托出,嫂嫂容不得我想,给我下死命令:赶紧把孩子作掉。嫂嫂陪我去

医院做了手术。我在家休息期间,岩始终没有露面。一个朋友实在看不过,把岩和黎鬼混的事全部告诉了我。要我自己去黎那边看看,了解真相。

晚上10点多钟,我躲在黎出入的必经之地,大约11点,看着他们远远地走过来。路灯很暗,趁他们低头说话我闪了出来,揪住黎的手,黎尖叫,发现是我:用力挣脱,飞速消失在夜色里。

想着这些年自己无怨地付出,真的就像一场噩梦。几次想从阳台上跳下去一了百了,一想到父母和亲人,我不敢,我已经伤了他们的心。如果我再做傻事,我的父母都活不成了。我好傻!

七年了,连合法婚姻都算不上,每次催岩去登记,他总是敷衍:"那张纸就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同呼吸共命运!"是的,他离婚不离家,还有我帮他们看管孩子的学习。人家想跳水就跳水,想上岸就上岸,我除了付出金钱心血时间,可我付出的真情和青春谁来为我买单?

离开海口那个黄昏,我还是拖着7年前刚到海口那口皮箱,在我上的士的那一刹那,岩站在不远处的公交站里,神情木然地看着我离去,连衣角也懒得过来拉扯一下。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