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手游 » 正文

找个老情人,弥补缺失的父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7:51:50  

  知音网 作者:莉莉

  志勋今年47岁,我28岁,一直以来,我以一种不光彩的身份和他交往,我们在一起有6年之久。

  认识志勋纯属偶然。那时候我刚毕业,正在四处找工作,志勋的单位就是我要去应聘的地方。从人事部出来后,我急急忙忙准备回校所在的城市,眼看着电梯门就要关上,我一边喊“等一下”,一 边慌慌张张地就跑过去了。在电梯快要关上时,我跻身进去,差一点就要摔跤,幸好里面有个男人替我挡着电梯门,扶了我一把。我朝着志勋笑笑,对着他说了谢谢,问他是不是也来面试。志勋只是笑,并没有作答。当时的他,看他就像三十左右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已已经年过四十。这就是我和志勋的第一次见面。

  一周之后,我就接到单位的面试通知,那天,我精心打扮一番,化了一个清新的小淡妆,踩着高跟鞋就去了。打开面试房间的门,我赫然发现,坐在招聘官中间的,正是我送简历那天电梯中的男人,我羞赧地朝他点点头,他超我笑笑,大概应该是记得那天的我。面试的问题都不难,我的回答令他们很满意,再加上我是重点学校毕业,长相也出众,我应该能顺利进入他们单位。面试结束我才知道,志勋是他们的领导,在单位有绝对的话语权。

  不久之后的一个晚上,志勋给我打电话了,出差来了我的城市,问可不可以出来坐坐,原来志勋在我早从我的简历里记下了我的电话,作为礼节,我答应了他的要求。我应约来到了志勋酒店旁边的咖啡馆,我们吃饭聊天,他见多识广,几十年的生活阅读以及丰富的知识面深深把我吸引,我们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已到十二点,早过了学校宿舍关门的时间点。我左右为难,志勋提出去他的酒店。看着我一副为难的样子,志勋再三保证,一定会保证我的安全,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想想他的地位,我答应了。

  志勋当天住的是四星级酒店,房间的布置非常有情调,当晚,我就洗洗脸,和衣而睡。其实,我最初根本就不敢睡,大学四年,我和男生连手都没牵过,更别提和男人同睡一床。我是一个保守的人,母亲对我的管教非常严,母亲恨透了水性杨花的女人,在我十二岁那年,爸爸就是被狐狸精勾引,抛弃了我和妈妈,我从小就是在一个缺少父爱的环境中长大。

  那晚,我在安全中度过,我对志勋的人品感到敬佩。一个男人,在那样的环境中,面对一个年轻貌美有活力的女孩,竟然能把持住,实属难得。

  我把志勋当成朋友,或者长辈,也了解了他的一些事情,志勋当时有41岁,有个15岁的女儿,老婆是学校的老师,后来,志勋经常来我所在的城市出差,他会支开司机,自己驾车带我出去游玩,带我去各种餐厅吃饭,他的体贴和稳重,还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魅力,深深的吸引了我,和他在一起久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把他当长辈还是男朋友。我们在一起的时光非常的快乐,他对我的照顾,让我体会到了久违的父爱,在他的引导之下,我一点点沦陷,三个月后我成为了他的女人。

  很意外,我一直没有接到志勋的单位的上班通知,我打电话问人事,他们说,我没有被录取。我质问志勋,为何我没有被录取,他的回答令我诧异,他说我太优秀了,名校毕业,长相漂亮,有才有学识,这样的人才在他们小单位留不住,工作了几年也许久走了。

  我不知道志勋的话有几分可信,也不知道我的没录取是不是和他有关系。志勋找了他的老同学,在他们单位给我谋了一份事,老总很照顾我,待遇也非常不错,我就在那留下来了,并且和志勋保持了一直保持着这种不正当的关系。大概两三年后,母亲看我总不结交男朋友,也不急着结婚,向我身边的朋友同学偷偷得打听我的事,终于知道了我的事。

  母亲歇斯底里和我吵架,甚至把我禁闭在家里不让我出门,她还向公司请了病假,整整一周,我没有踏出房门半步,最后我以绝食相要挟,母亲才放出了我。母亲对我的看管更严格,我和志勋的见面机会变少了,即使这样,也没有阻断我和志勋的联系。志勋不仅仅给予我情人样的关怀,更弥补了我多年缺失的父爱。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