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办公室恋情协奏曲:利用与爱共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16 00:05:54  

(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凤凰网)

  本人女,88年龙女,名叫许薇。在一家中美合资的贸易公司里做一个小部门的小助理,过着啃老饿不死的小日子。

  我最近很是纠结啊!

  我觉得我与一个同事关系太过微妙!

  我们公司IT部的高砚让我每天食之无味,坐立难安!

  不不不,我没有暗恋人家!

  为了更准确的表达我的意思,我先介绍下混蛋高砚——

  他1米82,84年的大叔级黄金单身汉,不固定女友比一个星期的天数还多,固定女友据我所知,只有过一个?——两年前分手的钱思佳。说起钱思佳,高砚曾经拿无数他们恩爱的照片来刺激我,当然不是刺激我发酸啦!是刺激我人家清纯漂亮脾气好——当然我没有不清纯不漂亮脾气不好哦!只不过你们大家都知道,情人眼里吃西施,然后这个西施同类的女人们都变成了东施,只能效效颦啦!

  你们问为什么分手?——

  我不知道啊!高砚一向神神叨叨,毒舌又多嘴。但是他分手的原因我真的一无所知。

  只知道那个时候他拿着手机发呆半天把我拖了出来,然后自己猛喝酒,喝到昏死过去。

  本着爱护同事的原则我把他送回家,路途的艰辛你们可以想象一下——我才1米65,他这个高大而且醉死的猪我怎么抗得动,姐多花了30块请出租车司机大人和我一起把他抬上车,大冬天姐累得满头大汗,终于知道喝醉的人有多重了!

  我不是写小言哦,他没有睡着哭泣没有错把我当女友。先是狂吐一车,让我被愤怒的司机骂得满眼金星,然后送到他家居然挥给我一张毛爷爷就打发我回家!大门在我鼻尖“砰”的关上的时候我问候了他全家外加隔壁邻居。

  混蛋高砚比我晚进公司两个月,一看来了“帅哥”,我每天P颠P颠地往IT部跑,弄出点这个那个问题让他帮我看看,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优雅微笑耐心帮我讲解,渐渐得他的本性就露出来了。有天我又弄了个白痴问题去问他,他露出亲切的笑容指了指我的头,问:“你肩膀上那个是什么?”我充满疑惑,左右看自己的肩旁——什么也没有啊!见我疑惑,他笑得更开心了,说:“你肩膀上的那个是土豆吗?”我还是疑惑,哪里来土豆?旁边的同事已经开始爆笑,见我不知所措,他站起身拍拍我脑袋问:“你肩膀上的这个是土豆吗?”这时,IT部的所有同事都爆发出鬼哭狼嚎的笑声。我瞬间明白过来,气得差点心肌梗塞!他微笑着目送我离开IT部,我涨红着脸回到自己部门,发誓此仇不报非女子!

  后来我被高砚嘲笑的事情在办公室里传开了,于是大家见面都“亲切”地叫我“豆豆”。

  发誓不理他的那个下午,他拿着一罐瓶装星巴克过来敲了敲我的脑袋,我抬头露出加菲猫的神情,他笑着撇嘴说:“走,陪哥抽烟去。”

  看在星巴克的和我直打架的眼皮的面子下,我站起来梦游一样跟着他走到公司的消防楼梯。

  他大大咧咧一屁股坐下,开始点烟,并且招呼我说:“坐!”

  尼玛,人家是办公室小短裙!坐毛坐!

  他自顾自拿出皮夹冲我晃了晃,我看见了刺目的合照一张——美女钱思佳和混蛋高砚恩爱大照。

  眼球被吸引,也不顾什么小短裙了,直接一屁股和他并排坐下,好奇得看他女友。

  “你女朋友?”我含糊得问,越看越离奇。

  当然不是因为他有女朋友而觉得离奇啦!是因为照片中的钱思佳长的好面熟——

  我捧着我的“土豆”思索了半天才想起来——这女孩子长的真特么像小龙女李若彤!!!

  “钱思佳,美女吧?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美女,你也好意思出来在我面前晃悠。”他用鼻孔喷烟,得瑟得仿佛自己是杨过一般,而我是他身边的雕兄。

  “你女朋友怎么那么像李若彤?”我多嘴一问,我是怕他那个智商不晓得李若彤是何方神圣。

  他果然来了兴致:“你也这么认为?当初就是被她小龙女样的气质吸引的。花了哥好大功夫才追到。”

  “你喜欢小龙女啊?不像啊!你这种我倒觉得李莫愁更合适你啊。”我露出虔诚的表情劝介他。

  “我靠,我当年超喜欢李若彤演的小龙女,迷恋到不行。看到尹志平强奸了小龙女,我把我家电视机都砸了!”

  “你羡慕尹志平是吧?”

  “你这人有没有道德意识啊?你看到尹志平强奸小龙女难道不想砸电视机?”

  “大哥,那时候我年纪还小啊,我怎么知道尹志平是要干嘛?”

  “装!你就装呗!”

  “好吧,大哥,我能理解你砸电视的心情。可是我喜欢的是杨过啊!要是当初电视剧里演的是尹志平特么地把杨过给强奸了,我相信我也会砸电视机的。”

  高砚开始疯狂咳嗽,好像真看到尹志平强奸了杨过一样。

  我还是面无表情,一脸懵懂得看着他,然后慢悠悠喝了一口星巴克咖啡。

  “你知不知道我这人很有画面感,我刚就想到那画面了。靠!呛死人了!”他过来掐我脖子。

  我摇头晃脑得继续白痴脸看着他,“我本来还想造福我姐妹们的,没想到你已经有主了,造孽啊!”

  他一听就喜笑颜开,搓手一副汉奸样:“好东西,我不介意多一个。”

  被我用加菲猫的白眼白了回去。

  并不是我花痴得暗恋他,而是我花痴得喜欢把所有帅哥拿来做囊中之物,天性使然。

  既然他已经有了“小龙女”,我邪恶的手自然不会伸向他,所以我们俩从此就做了邪恶的同盟。看帅哥美女自然不在话下,每天中午一起吃饭,一起加班,啃汉堡喝咖啡,聊各种黄段子,每天几乎形影不离的我们居然两年来从无绯闻。

  可能是因为他的“小龙女“女朋友钱思佳已经到公司人尽皆知的地步吧,总之大家看我的眼神总有这么一丁点的“复杂”。。。

  我一向神经大条,我从来不介意别人对我的看法。要知道每个人都是独立思维的个体,我又不是一张张粉嫩嫩的毛爷爷,哪指望大家都中意我呀!

  邪恶的高砚在公司里对女同事绝对不会放过趁机“揩油”的机会,取着风骚洋名字留着长波浪的妖艳女同事都是他邪恶之手每天必经的路径。

  好吧,我承认我羡慕嫉妒加恨她们。当然不是因为高砚不揩我油,而是因为我没有风骚的洋名字——大家都叫我“豆豆”。这个拜高砚所赐的2B名字改变了我原本“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神仙姐姐气质。

  虽然有了“小龙女”钱思佳,高砚对雌雄动物却从不手软,每天搭肩膀,拍屁股,言语调情,像个被荷尔蒙爆发逼疯的雄性动物。

  公司的联谊会,部门的庆功宴等等都是他散发荷尔蒙觅食的绝佳机会,我都怀疑那个钱思佳其实只是他暗恋的对象,那些照片都是PS合成的产物了。要不然他哪这么多“精力”需要每天蓬勃外输呢?

  直到有一天我们公司年轻的小人人们开始疯狂迷恋桌面游戏,隔三差五聚集在城市各大桌游吧里玩个昏天暗地的时候,我们见到了传说中的“小龙女”——钱思佳。

  哇靠,我就没见过这么“体面”这么“正常”的高砚——钱思佳挽着他款款走来,我脑子里立马出现了小龙女挽着尹志平的肮脏画面。

  然后出其不意的是——大家都齐刷刷把头转向我,露出意味深长的奥数表情。

  我一个鸡腿还啃着一半呢!

  看见钱思佳也朝我看来,我立马咽下口水,拿下鸡腿,端正坐姿,微微颔首。

  擦!她果然和李若彤有60%的相似度!

  我在心里很快盘算自己和她有否胜算,答案是NO。

  不过我一向爱好美好事物,不分性别,不分死活。所以我对钱思佳也是充满了同性的仰慕还有就是特么的羡慕妒忌加恨!

  我特么怎么就没个像古天乐那边霹雳帅的男友能震惊全场呢?

  钱思佳像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对于大家的“虎视眈眈”毫不在意,一副大家闺秀的派头,越发显得身旁的高砚猥琐不堪——女神与“犀利哥”酱紫的组合。

  一局,我和钱思佳两人是“杀手”,天黑杀手睁眼时,我看见她炯炯有神的深邃大眼,忍不住全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深感造物的不公平。

  打这以后全公司都传开了——高砚有个沉鱼落雁的女朋友。

  并且公司里所有的联谊会都会叫上我去充数——大家都认为我失恋了!尼玛,我不想说神马粗话脏话。

  我真是不明白大家是哪只眼睛可以看见“我暗恋他”这么抽象的东西的?并且我无处解释,因为大家从来不会问我和高砚的任何事情,只是从大家暗怀鬼胎的表情里我读出了大家对我居然有怜悯。?我又不能逢人便问——你们觉得我暗恋高砚吗云云。。。

  混蛋高砚可好,还是一如既往地痞子样,每天叫我陪他去消防通道抽烟,每天和我来几个黄段子,并且强迫我陪他加班。

  他总是有办法“制服”我,比如他会去7-11买很多零食引诱我加班,并且告诉我怎么样才能不为人知的上班使用“QQ”(我们公司禁止用这个企鹅),还告诉我谁谁谁在MSN上聊到我,说了我什么坏话等等。作为公司的IT,他实在是太诡诈了!我后来才知道我们根本毫无隐私可言!公司言论一切尽在他的掌握。

  他神神秘秘叫我加班,然后告诉我昨天晚上他和老美去了那种地方。。。

  我问:“什么地方?”

  他捶了我两拳,我被打得东倒西歪。

  “装毛正经!”

  “有小姐啊?”我又开始八卦,总觉得有钱思佳这么漂亮的女友,是个男人都该对“小姐”无能了。

  “当然。”他得意洋洋,喝了一口红牛。(加班的时候他老喝这玩意,我一直邪恶地以为他喝这个是为了回家后“加班”)

  “老美和客户都玩了吧,你去做陪客的?又掏腰包?”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老美们每次去这种地方都会叫中国人去掏腰包,然后公司“报销”。

  “没有,这次客户是条大鱼,老美舍得花钱。”

  “这么说。。。”我露出色迷迷的表情。

  他冲我直眨眼,然后笑而不语,仿佛不满我的好奇心才这么点点。

  我倒是好奇,那小姐有钱思佳漂亮么?

  “老美也给你叫了小姐?真肯花钱啊~说说,你是不是给她上了一晚上的‘思想教育’课?”

  他还是蒙娜丽莎的微笑。。。

  “尼玛!不说我可回去啦!”我威逼,作势要走。

  他不动,笑容可掬。

  就知道他太了解我了!什么八卦我都想听,不然也不会被他控制得死死的。

  对于那个花花世界,作为女人来说我特么真是所知甚少。

  很多男人流连忘返,回家还一本正经,我常常不解——明明有老婆有女友为毛老是喜欢一夜风流?那种地方花钱如水,还不如给老婆孩子买点什么实在呢!

  庸俗如我常常想通过高砚来了解男人。

  看他没有挽留我的意思,我停下脚步,后退,坐回到他身边,开始“发浪发骚”——

  “求求你嘛,告诉我嘛,我明天请你吃午饭!”我尖着嗓子,做出虔诚的痛苦状,推搡着他。

  他仿佛回味无穷一般,过了半晌,才“魂归故里”。

  “一个星期!”他突然吐字。

  “什么?”我惊讶。

  “一个星期的午饭。”他敲诈。

  我注视他良久,确定这个情报有这个价值,于是咬牙说:“成交!”

  “怎么样?小姐是不是都很漂亮?有钱思佳漂亮吗?多少钱啊?你不会没戴套套吧?。。。”

  我的各种八卦细胞都上来了,张口问个不停。

  “我们在‘鱼缸’后面选,我们可以看见她们,而她们看不见我们。”

  “鱼缸!什么玩意,还水族馆呢!”我撇嘴。

  “没见过市面了吧,我怎么可以向你泄露男同胞的秘密。。”他又开始奸笑。。。

  切,早泄露了!现在又来做出可惜状,真虚伪!

  “你以后如果看见你老公口袋里有莫名的发票,价格在600左右的要当心哦~”

  “我看价格不均的吧,你那个货色600啊?”我鄙视。

  他毫不介意额笑笑,一副心驰神往的样子。

  “喂喂,我真想知道,你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就没有想过钱思佳吗?你不觉得她知道了会伤心欲绝吗?你特么是个人吗?”

  “擦!是你要问的,不要拿臭脸来教育我,哥不说了!”他瞪我。

  “好嘛,我错了。”能屈能伸的我立马做出谄媚状,“那你有没有想到钱思佳呢?”

  “老实说,没有。”他收敛笑容,“在那种环境下,人都被催眠了。小姐的服务很到位,我是说按摩!”

  高砚马上知道我想歪,白了我一眼。

  “不止按摩吧?你框谁呢!”我坚持不懈追问。

  “嗯,按摩后通体舒畅,那种头脑发晕的情况下,你说呢?你能控制住?”

  他居然拿我说事!

  “放屁!我才不像你们只用下半身思考。我会想到我的男友老公,才不会对不起他们。”

  “你别吹了,圣人的话谁不会说啊,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钱思佳的倩影在我面前晃悠啊晃悠,我抵不住良心的折磨丢下小姐落荒而逃。”

  我呆了一呆,他这个说法,貌似真的是女人比较能接受的说法。

  “再说,你没男友没老公,你想个鸟!”

  擦!我马上挥上我的宇宙无敌霹雳大拳头,请他看“星星”。

  手还没到他那就被他一把按住了,我一个慌神,就被他抓住机会在我额头上狠狠弹了一记。

  “擦,你下手好重!”我大叫,“你对女孩子能不能温柔点!”

  “反正你不是女人。”他直视我坦言,“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就腿还能看看。”

  我气急,涨红脸威胁他:“我要去告诉钱思佳——你-叫-鸡!!!”

  “去吧,赶紧的。”他气定神闲地说,“你有钱思佳联系方式嘛?你有什么办法说服她呢?你这么冒冒失失去说,她肯定以为你喜欢我,想拆散我们。”

  “放屁!”我恶狠狠的,心想貌似女人就会这么猜忌女人的。

  “过来!”他对我勾勾小指头,露出迷离的笑容。

  本来已经拉开楼道门要抬脚的我回头看着他,不知道应该是该走还是该留。

  最后我还是乖乖走回他身边,他微笑摸摸我头,说:“乖~哥不会亏待你。”然后拿出一大块进口巧克力在我面前晃晃说,“给你!”

  好吧,反抗失败了。我被大巧克力俘虏,马上又谄媚起来,“谢谢哥!”

  在他花痴的笑脸目送下,我捧着巧克力离开,心想——得了!今天又得加班了!

  出门就撞见丽莎Lisa——公司里最风骚的女人。

  她乘货梯上来,看见我,再看见门后的高砚,对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我顿时头皮发麻。

  我也报以微笑,她用手“优雅”得甩了下长波浪的发尾,留下“倾城”一笑扬长而去。

  我加引号,并不是贬低她,这里引号并不是特殊含义,而是强调作用。

  丽莎艳绝我们整个公司,拥有一切电视剧里“坏女人”“小三”的特质——妩媚的栗色长波浪,雪白的锥子脸,狐媚的丹凤眼,惊艳的红唇,还有令人遐想的黑丝。她总是人未到香气已经袭来,所谓闻香识女人,我也就识了个丽莎。她的特质还有历久不变的高跟鞋声,每天销魂得在办公室里刺激男同胞们的感官。

  对于丽莎这样的女人,大家都有无限遐想,可是都抱着等“别人先上”的心情。所以到现在她也还“名花无主”——当然这只是我的观察,我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没有男朋友。

  对了,忘说了!丽莎有个特点,就是她嗲死人的甜腻声音,对谁说话都像是在撒娇,都能激起对方蓬勃的鸡皮疙瘩。

  每个公司总有那么一个每天只需要进门打招呼——大家好,我是林志玲!酱紫赏心悦目,供大家在工作疲劳之时补充体力,激活细胞的美女。

  无疑,丽莎就是我们公司的“林志玲”。

  我以前听男同事谈论过丽莎,说她这样子的女人只有老美能满足,我们自是无福消受的。说的要多酸有多酸,癞蛤蟆怀念天鹅的时候都这么说。

  说到这里还需要提一个女同事,她叫李嘉颖Jessica。

  同样是漂亮,李嘉颖却像盛开的百合,清莹纯白。每次看见她和丽莎站在一起就会觉得像紫薇和皇后在一起。(哈哈,其实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丽莎的漂亮不是我这个俗人能欣赏的)

  公司三小花旦,分别是——丽莎(我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李嘉颖和——————我!

  再次说明一下,我叫许薇(虽然大家都叫我豆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声明一下)

  因为有新员工居然叫我“许豆豆”小姐,把我气得不分青红皂白就怒骂了他一顿。

  我说自己算是“三小花旦”,大家不要喷我!

  这不是没人了嘛,我出来撑个场面了嘛?再说,许薇我本人还是不错的,虽然没有丽莎的前凸后翘,没有李嘉颖的飘然气质,但是我也有我独特的地方嘛!好歹!我还有美腿!就是高砚也夸过的美腿!

  再说李嘉颖Jessica,她曾经是我们公司的前台之一。后来做了半年就被破格提升了到了行政部做了个小头目。而干了三年的前台小陈还“坚持”在自己前台的岗位上。我一度觉得公司提拔人太不公平——人家小陈都算是老员工了,怎么就光提拔新人?难不成长的好看还有特权了?虽然为小陈愤愤不平,但是看见李嘉颖的一颦一笑还是忍不住觉得赏心悦目。

  女人是很敏感的动物,她们很善于发现敌人或者是朋友——从交接的眼神中,一秒就能辨认是敌是友。

  至少我觉得李嘉颖不是敌人,她有很平静的眼波。

  但是她越是平静,我就越是害怕她。

  曾经听人议论过她,说老美叫她和客户一起吃饭,别人叉子掉地了,弯下腰去捡的时候发现客户的手居然放在李嘉颖的腿上,而李嘉颖仿佛无知无觉一样“专心用餐”。当然传这个话的人就是前台小陈啦!我听过后只觉得小陈也太能编了,因为别人升职了就这么诋毁人不是很道德呀!听过也就付之一笑。

  大家都知道公司越大八卦越多,什么狗血的事情都会有发生。

  谣言多只能说明大家都蠢蠢欲动,在安静的办公室后其实是腥风血雨的战场。

  我是管不了这么多啦!我要说的是我的故事!只是有必要介绍下这么几个人而已。

  中午准备去买饭,高砚本来还在伸懒腰,看见飘香而来的丽莎马上四肢伸展自如,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蹦达上前照着小屁股就是一掌:“哟,丽莎!前面走廊看见我也不过来打招呼!”

  我满头黑线,丽莎惊呼着转身,立马娇嗔:“又是你啊?我那不是看你和许薇在说话,不想打扰嘛”

  “许薇?我们公司有这号人物?”高砚立马装白痴,智障的样子真的可以去做指挥家。

  丽莎一笑,露出嘴角浅浅梨涡,看向我。

  我上前拉住高白痴的手臂,顺势给他狠狠一扭。

  他“哇哇”大叫,“豆仔,你能不能学学人家做个真正的女人啊?”

  “关你锤子事!”我低声说,拽着高砚就往外走,留下丽莎和一地香气。

  吃饭的时候,我问高砚:“你们男人都喜欢丽莎这样的吧?”

  “谁?”他往嘴里塞排骨,口齿不清。

  “装逼!”我爆粗口。

  “那种啊,欣赏可以,交往免了。”

  “为什么啊?”

  “什么为什么?你不觉得和她交往脑袋就会发绿吗?”

  “什么意思啊?”

  我好奇心发作,高砚懒洋洋得向我解释——

  “换句话说,男人都喜欢看惹火的女人。别人女友裙子越短越好,领口越低越好。自己女人越保守越好。”

  “我擦!所以你找钱思佳?”

  “先别拿钱思佳说事。”他慢吞吞喝了口可乐继续说,“我说的是打扮上希望自己的女友越保守越好,保持女神的神秘感。”

  “感情你们男人都希望别人女友是苍井空,自己女人是高圆圆?”

  高砚停下吧唧的嘴,认真看了我一眼,说:“你说的对。”

  我正在无语时,他又补充:“自己的女人白天在外高圆圆,晚上回家苍井空最好。”

  我顿时昏迷。。。

  怪不得他这么迷钱思佳。

  我邪恶得想原来钱思佳美眉也是“德艺双馨”,看不出看不出啊~然后都是——啪啪啪雅灭蝶的画面。

  正想得起劲,被高砚一记头特拍醒。

  “你不要这么恶心好不好!?”

  “干嘛!”我理直气壮,你特么居然又拍我!

  “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我连忙整理仪容,装出可爱样,用丽莎的口气问:“那酱紫呢?”

  他做出差点把刚吃的排骨饭给吐出来的架势,摸摸肚子说:“和你说正事。”

  我“哦”了一声继续吃,想他的“正事”也不会正经到哪里去。

  “丽莎有偷偷在MSN上和史蒂夫说我们关系不正当哦。”

  “啊?”我大跌眼睛,太稀奇了吧这也?

  他一直没有对我说的三个字就这么跃然纸上,让我心痛到无以复加!

  记忆开始撕心裂肺地涌上来,好像要挤破我的脑袋一般。。。

  原来。。。

  他是爱我的。。。

  原来在一年后的今天,他还是能轻而易举拿下我的心。。。

  我终于受不了记忆的撕咬和折磨,拿出手机,找到那个被我屏蔽了很久的号码,播了过去——

  “喂。。。”电话很快接通,我听到了他的声音。

  “你。。。在哪里?”我嗓音嘶哑地。

  “在你家门口。”他平静地回答我。

  什么!!

  我的心脏承受不了这种玩笑。。。

  于是我飞奔出去开门。

  他真的在门口,拿着我写的信,越发清瘦的脸庞洋溢着熟悉地笑容。。。

  我泪流满面地投进他的怀抱。。。

  我想这次我会勇敢,因为他爱我!

{蜘蛛链轮}
 
  • 下一篇: 1
  • 上一篇: 1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