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家具 » 正文

口述:因为恋父情结,我找了一个可以当我爸爸的男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7:26:29  

我的童年不快乐,因为没有父亲的陪伴,当我刚刚记事,他就因病去世了。父亲留下的照片不多,还大多都是黑白的,所以,关于父亲的记忆就跟旧照片一样,遥远而模糊。

哥哥比我大8岁,今年回老家扫墓时,哥哥在爸爸的坟前对我说:“爸爸最疼你,你不要让他不安心,就快30岁的人了,该成家了。”我闷着头哭。后来妈妈和嫂子、侄女都走了,我就对哥哥发脾气,“你凭什么说我不让爸爸安心?你们没有人比我更爱爸爸,也没人比爸爸更爱我!”

长兄如父。爸爸走的时候,哥哥已经十几岁,家里买米、搬煤球等重活他跟妈妈抢着干,接送我上幼儿园也是他的事。妈妈一个人养活两个孩子,根本没空管我,所以,我跟哥哥的感情比跟妈妈的还要深,我很依赖他。

哥哥恋爱那年我15岁,第一次看到后来成为我嫂子的那个女人,我就一肚子气。虽然她对我不错,也时常买礼物讨好我,但我就是看不惯哥哥对她那么关心、那么爱护。从那时起,我就经常冲哥哥发火,觉得他有了嫂子后就忽略了我。

我知道自己没道理,可哥哥结婚我就是不开心,总是不由自主地把嫂子当成假想敌,一旦觉得哥哥对嫂子比对我好,我就闹情绪。

小侄女出世后,哥哥更没精力管我了,只是偶尔逮住我说教一番。他总说我不再是小女孩了,应该学会坚强和独立,不能再任性。敏感的我觉得家里容不下自己,就申请了住校。

住校以后,我压抑住自己对亲情的渴望,强迫自己去做一个坚强懂事的孩子。后来,我考上了名牌大学,妈妈和哥哥以我为荣,亲戚们都把我当成模范去教育自家的孩子。

可是,他们谁也不知道我心里的落寞。

大学报到那天,哥哥本想送我的,被我拒绝了。大学前三年,我没有谈过一天恋爱,不是没有人追,而是跟同龄的男孩没法交流。我也曾幻想过自己的男朋友,觉得他应该是高大的,温情的,能够保护我、爱护我,引导我的人生。

可这样的男子,同龄人中怎么可能有呢?在我眼里,大学里的男生们几乎个个都是没有内涵的毛头小子,一点都不成熟。

大四那年,宿舍的姐妹把一个工作了3年的师兄介绍给了我,他叫吴鹏(化名)。我之所以答应跟吴鹏交往,就是因为他看上去比较成熟。

在后来的相处中,我发现吴鹏确实比同年龄的男孩稳重。他不爱打游戏,也不泡吧,事业心很强,对人也真诚。我曾经明确地对他说过,我很早就失去了父亲,一直渴望能有人给我一份包容的爱护。他说他能理解,会尽其所能对我好,我很感动。

有一段时间,我们相处得很好,吴鹏几乎每天都会约我,实在没有时间也会有好几个问候电话。周末他会邀我去他家,吃他亲自下厨做的美味,还会带我去看电影、逛街。我毕业实习和找工作的时候,他也帮我出谋划策。

吴鹏应该是个不错的男朋友,可是,我对他还是渐渐地有了许多不满。我觉得他还不够宠我,他对我的那种关心,不是我想要的宠爱。我希望不管是我撒娇还是发脾气,或者情绪不佳,他都能包容我。

他却认为两个人在一起,感情是相互的、平等的,有什么事应该一起分担,不能“不讲道理”、“胡乱要求”。
 

口述:因为恋父情结,我找了一个可以当我爸爸的男人

我对他撒娇说:“我可分担不了你的忧愁和苦恼,我得依靠你。”我希望自己在他面前是个被宠爱的小孩子,他却显得很崩溃,说:“我是找女朋友,又不是领养女儿!”

听到这话我很生气,“你欺负我没有爸爸是吧?告诉你,我就是想找一个像我爸爸那样爱我宠我的男朋友!”这次争吵以后,我们为了“恋父”的问题一直争论不休,最后不得不分手。

和吴鹏分手我并不后悔,但我后悔爱上了张明(化名)。

张明是一个40岁的男人,温文尔雅、成熟稳重、亲切大度……第一次见到他,所有我喜欢的词语都涌上了心头。张明是我们公司的一个重要客户,因为我跟他是老乡关系,公司就让我负责他的单子。

我和张明很谈得来,工作上他有很多令我心悦诚服的建议,对我偶尔幼稚的谈吐会抱以善意的笑。(一九文学网www.0149.cn)我喜欢看他的笑,仿佛是一个长辈面对童言无忌的孩子。张明喜欢跟我聊老家,说他好多年没回去了,回去的时候让我给他做向导,这种对家乡的絮叨让我对他倍感亲切。

我喜欢张明叫我“小老乡”,喜欢他对待孩子一样拍拍我的肩、摸摸我的头。可是,我和张明的忘年交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变得暧昧起来,我们聊天的话题也从工作和老家变得无所不谈。

张明常常向我说起他的家庭,看得出来,他非常爱他的女儿,但对妻子似乎有很多无奈。他说他妻子当初是他父母看中的,他们没多少共同语言。

我一直认为爱是没办法勉强的,就像我无法爱上同龄男孩一样。所以,知道张明的婚姻状况后,我很同情他。后来,我就成了张明的“红颜知己”,他不再叫我“小老乡”,而改口叫“丫头”,那种亲切让我非常受用。

张明满足了我对心目中理想男人的所有想象,在我眼中,他既是父亲,又是哥哥,还是恋人。我可以对他撒娇、耍小性子,也可以把工作和生活的压力向他倾吐,享受他“天冷穿衣、肚饿吃饭、过马路牵手”的爱护,却不必分担他的烦恼———他无所不能,根本不用我操心。

我对张明的感情很奇特,从来没有想过要他离婚,也没想过跟他生活会是什么情形。我只是需要他的爱,那种什么都能包容的爱。我一直不愿意去想“第三者”的身份,从来不花张明的钱,我只是需要一个精神支柱。我很懂事地配合他,做他的地下情人,直到我们分手,他妻子也什么都不知道。

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的状态不对劲,这几年里,我从来没有嫉妒过张明的妻子,却多次因为他对女儿的好而生闷气。张明很爱他女儿,为了女儿,他什么事都愿意做。他花了许多钱让女儿上好学校,还请家教帮她补习,他努力赚钱就为了让女儿出国留学。

每次跟我提起女儿,张明总是一脸的幸福,有几次我忍不住酸溜溜地说:“你女儿真幸福,天塌下来有爸爸顶着,我就没这么好命了……”“你跟孩子比什么?你们没有可比性。”他顺口说道,这话让我非常伤心。

因为总是暗暗和张明的女儿比,我变得越来越不平衡,我想要更多的关爱。在一起3年后,我对张明说:“如果我跟你有个孩子,你是不是对我们的孩子也这么好?”“你什么意思?怀孕了?”张明显然慌了,平息了一下,他又说,“丫头,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我们不能把一个没有身份的孩子生下来。”

我本来并没打算怎么着,他的态度激怒了我,“你害怕了?怕我逼你离婚吗?”然后我恐吓他,说我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抱到他女儿面前,让他女儿认清他的真面目。

他火了,“你敢!你要是出现在我女儿面前,我不会放过你的!”他因气愤而变形的脸让我害怕。我告诉他:“我并没有怀孕,但是,我认清你了。”

虽然嘴上说认清了张明,我还是没办法离开他,即使他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我,我仍对他抱有幻想,那种幻想不是期望他离婚娶我,而是希望他对我的宠爱能延续下去。这种不可救药的思想把我推向了错爱的深渊,前不久,我真的怀孕了。

张明态度坚决地让我把孩子打掉。手术后,我休息了一个星期,张明只来看过我一次,我恨恨地对他说:“下一个孩子我一定生下来!”他却冷冷地说:“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张明“消失”了,他用放弃跟我们公司的业务来向我宣告分手。他知道我是个要面子的人,不会闹得人尽皆知,但他一点都没考虑我的感受。我至今才明白,每一份爱情在最初都是青涩的,成熟的爱势必经过了岁月的历练,我想坐享其成,只能收获伤害……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